张诗亚教授赴牛津大学讲学
        来源: 西南民族教育与心理研究中心
      应牛津大学社会和文化人类学学院(The Institute of Social and Cultural Anthropology,ISCA)邀请,西南民族教育与心理研究中心主任、博士生导师张诗亚教授于当地时间4月24日下午5:00—6:30在该学院做了题为:《瑶族蚕丝文化与宗教、认同、健康的形成》(The Silk Culture of the Yao, and the Making of Religion, Identity and Health)的学术报告。牛津大学社会与文化人类学学院及其他相关学院的教师、博士研究生、博士后及其他相关研究人员参加了此次报告会,并以提问的方式就相关问题与张诗亚教授进行了现场互动。此次报告有助于西方学者更好地了解我国少数民族传统文化,增进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传播,受到当地师生的一致好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[内容摘要]
      关于中国蚕丝的起源动因历来有三个基本的假说:源于食物、源于穿、源于信仰。我们在贵州荔波县瑶山乡、广西里湖白裤瑶地区的田野工作(2009年5月、10月;2010年3-4月、11月)似乎支持了蚕丝“源于信仰”的假说。
      我们调查的重点集中在白裤瑶蚕丝的生产、运用、相关传说等等,旁及白裤瑶的迁徙、社会结构、仪式等内容。调查发现:(1)蚕丝在白裤瑶中是一项普遍的生产活动,其目的仅仅是为了制作妇女裙边,并不进入商品流通领域;(2)在白裤瑶的婚礼中,蚕丝和蚕茧被仪式性地使用;(3)在丧葬仪式中丧家所举行的“砍牛”仪式上,参与哭丧的女性需用蚕丝布系于腰间,且亦以蚕丝布包裹尸体置于棺木中;(4)在日常生活中,白裤瑶妇女以蚕丝剪为裙边,是白裤瑶服饰的特殊标记。因此,白裤瑶对于蚕丝的使用,当与某种信仰有关。我们认为,在白裤瑶的信仰体系中,蚕丝与其它吐丝动物(特别是蜘蛛)作为一种类的概念,始终与白裤瑶的生命起源、生命周期相联系。这种类的概念,一方面以“蜘蛛图案”的形式成为了服饰的一部分,并在“做鬼”的仪式行为中得以操演,成为白裤瑶“巫”的一部分;另一方面又以“平板丝”的形式缝缀在妇女的裙边上,并在人生礼仪中加以运用,成为白裤瑶“礼”的一部分。对蚕丝的信仰渊源于对“丝”的信仰。“丝”的物质形态向符号化的转化,积淀了白裤瑶的起源传说、生命信仰,继而形成了该族群独特的认同形式。
    (本文来源:西南民族教育与心理研究中心)